欢迎来到pc蛋蛋28!

鸿飞社六倌的药店都是他们的落脚点
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-09-28 07:10

  叮叮嗒、叮叮嗒,叮叮嗒叮嗒叮嗒!伴随着货郎担的拨浪鼓声,富有音律感的叮嗒声音从鸿飞老街上传来。

  我小时候,只要听到大门外老街上有了“咚咚咚”拨浪鼓的响声,就知道是卖货郎来了。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告诉爷爷,货郎(金货)担来了,牙膏皮、鸡菌可以换钱啦!鸡菌的价格是1毛钱一只,卖掉之后,中午可以吃五分钱的奶油棒冰。卖货郎就是走街串巷、贩卖商品的小贩。我见到的多数货郎都是挑担卖货的,他们多半是中壮年男子,每当他们走进鸿飞村口。在外门水口冯百万家门口肯定会放下货担休息。在那里就一边手摇拨浪鼓,一边吆喝着,“拿头发来换针线使啊”,或者“破布头烂套子,都来换我好哨子”,告诉大家伙:我是来卖货了。货郎的到来,最让孩子们雀跃,女人们高兴。货郎担最吸引小孩的是麦芽糖、薄荷糖。那时小孩想吃果糖也不容易。见货郎担来了,孩童或奔走相告,或往自家跑,拽着母亲把家里逢年过节时宰杀后藏的鸡毛什么的,拿出来找货郎换糖。货郎用小铁片敲下薄薄的几片。我们就在一旁嚷嚷着:“太少了,搞点添、搞点添”。货郎又会再敲下一二片:“多了,多了,不能再给了。”孩童们流着口水,汲着鼻涕,吃着糖块块。在那个缺少零食的年代,扯一块糖吃绝不逊于现在的“肯德基”、“麦当劳”。小时候,货郎担货箱里面的钓鱼勾也是非常吸引小朋友注意力的。货郎担放下货箱到挑起货箱往前赶路,村中的这些小孩像个尾巴似的都要跟上看个热闹,一直到把卖货郎送到鸿飞村口为止。有的小孩不听大人话会一直跟着,这时,大人们会说,小心金货担把你挑走卖了。胆小的小朋友就是再想跟着看热闹也不敢跟着去了。

  做货郎的一般都不是鸿飞本地人,外地人居多,因为鸿飞本地人碍于情面是不会在本村干这行当的。当年来鸿飞开展革命活动的红军李春海与新四军程灿就是个货郎担。他们走村串户一路游走,走到那个村子天黑了,就寻一户人家住下。利用货郎担的身份侦查敌情,开展革命活动。里方的钱顺贵旅店,鸿飞社六倌的药店都是他们的落脚点。夏天,饿了就吃点自己随身带的干粮,或到邻家就近倒来开水,吃上一顿饭,睡上一夜觉。若在冬天,可以找家有空房的屋子吃饭睡觉,临走留下一两件货物表示答谢。

  在上世纪的七十年代中后期吧,货郎担卖的东西不仅有妇女用的雪花膏、木梳、镜子、新式发夹,还有日常生活所需的火柴、剪子,有小学生用的直尺、铅笔、作业本、橡皮擦等学习用具。同时,货郎也很注意时令节气对货物的需求,不同季节人们最需要什么就带来什么。比如临近过春节时,小年货、小玩具、衣服饰品显得更丰富些,有的还带点适合小孩玩的摔爆仗等。

  在新中国成立以后计划经济的那些年代,鸿飞老街上的货郎担一直未曾停止过。由于商品流通受到严格限制,日用品统一由供销社供应。而供销社供应网点少。像水保站这样的小村庄连买盒火柴和煤油什么的,都得跑到霞坑公社或者鸿飞大队所在地去买,货郎担在那时恰好起到了方便群众的作用。货郎走的大多是偏远乡村,他们把日用小百货送上门,又把换来的东西带到外面去卖了。货担总装着东西,没有空的时候。货郎挣的是跑腿钱、血汗钱,收入微薄。然而,在商品经济快速发达的今天,商场、超市里各种商品琳琅满目、应有尽有。交通运输工具,网购、物流业非常便捷。即使在偏远的山村,也不乏有几家固定商店买些日常生活用品,所以,货郎担很快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,最终像风一样消失在农村的田野上,现如今,在鸿飞古镇的老街上再也看不见货郎担的身影!

上一篇:展开全部在钓鱼前应该做好各项准备工作

下一篇:现在钓鱼已经成为了一种流行的娱乐活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