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pc蛋蛋28!

南安作家协会会员
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-08-28 17:14

  2016年夏天,我有幸应镇宣委之约,为南安作协人员来英都老家采风做导游讲解,甚是欢喜,因志同道合,于是便加入了南安作协,又一次与文学靠得更近。过后不久,获悉他们的下一站采风地是翔云,更是欣然报名,虽然工作有点忙,但还是及时报名,原因有三:一是翔云也是我的工作范围之内,公私两不误。二是我非常向往她的厚重古朴,清韵悠长。最主要的是第三点,她即是我母亲的娘家,又有我母亲的沙溪情缘在里边。 说到沙溪,人们会自然而然的想到沙溪水库,她是一处清柔曼妙的人间仙境,水库在众山环绕之中,宛如一颗晶莹剔透的珍珠,镶嵌在叠峰翠岭之间,这里人烟稀少,四季幽静,有一种天湖的韵味,一幅柔和静谧的美。沙溪水库的美是不分季节的,春天漫山遍野绽放着红杜鹃和白蔷薇;夏天山青水绿、轻烟漫雾;秋天则被黄、绿、红叶点缀得温婉娴静、韵深情长;冬天则是满山红黄、有层林尽染之感。这样的美景,每逢周末,很多人便早早的来到此地,安营扎寨,沐浴着沙溪的怡淡素雅、明媚清逸,或静心垂钓,或漫步林间,或静躺在青青的草地上,在阳光和风儿的抚媚下,合上眼睛,沉淀红尘,摒弃杂念,任凭情愫飞扬,肆意地享受这芬芳四溢、魂牵梦绕的人间仙境,是何等的惬意! 然而,以前的沙溪,哪有什么水库,哪有什么美妙仙境,俨然是一处深沟野壑、穷乡僻壤罢了。但是,让这里发生“天堑变通途,高峡出平湖”的奇迹,还要感谢我们伟大的毛主席,感谢多少无怨无悔在这片土地上辛勤劳动的平民百姓,是他们用自己的血汗创造出今日的美景。 母亲回忆道,五六十年代,当时人民生活十分艰辛,农业完全处于靠天吃饭、受大自然摆布。因此,建设水利工程成为重中之重。由于1958年农村人民公社的普遍建立,使大型水利工程能够进行统一规划、部署,不再受原来县、乡区划的局限,同时大大增强了劳动力和资源的统一调配、开展大协作和八方支援的能力,当时翔云属于英都公社,规划建设的多个水库中,母亲参加了其中五六个水库的建设,这里面的沙溪水库,最为让她记忆犹新。 母亲说,那年是1966年十二月中旬,去建设沙溪水库的劳动力是英都公社安排各生产队分批去,没有工分工钱,都是义务,且用品用具还要自带,当轮流到我家生产队时,恰巧是腊月中旬到除夕这半个月,因父亲在外地工作,这个担子自然而然的落在了我的母亲身上,全生产队三十几个劳力去,却只有她和姑姑俩位女性,那年姑姑才十几岁,我母亲21岁,刚结婚,且有三个月身孕,但形势如此,也是义无反顾的地背上草席、被子、干粮和少许生活用品,随着队伍出发了,从英都龙江走到翔云沙溪,近二十公里山路,一路翻山涉水,从清晨出发,直至晌午才到。 一到沙溪水库工地,只见数百人在此尽情地劳作,虽是腊月寒冬,却挥汗如雨,热火朝天。当队长带领大家到住处时,在半山腰面前,只见到一排简易的房子,四周树枝为墙,房顶上稻草为瓦,偶有水泥袋子铺设在下层,以防漏雨。一番安顿整理之后,夜慢慢的降临下来,静谧的山谷里,如梦似幻的轻烟漫雾逐渐涌来,遮蔽了热情,荡涤了劳累,大家拖着疲惫和裹得严严实实的身子进入了梦乡。此时的夜,显得格外的乌黑,格外的静寂,唯有刺骨的寒风穿过墙缝,呼呼地吟唱,躺在铺在稻草上面的席子,稍动身体,沙沙作响,伴着山野的虫鸣,清吟浅唱,宛如一场大山深处的交响曲。 “每天清晨醒来,最大的问题,就是缺水。”母亲如是说。闻此言,我非常惊讶!不是在修建水库吗?怎么会缺水?她说,沙溪海拨高,又逢寒冬腊月,气温很低,不像现在这样温暖如春,每天早晨,库底的水,以及引水煮饭的沟渠,全部结冰,从水渠口流下来的水,都结成一米多高的冰柱,因为人多,库底又下不去,每天早上都要到处去找冰块,敲碎后拿回来烧开融化,才能洗漱,这片山坳里,所有的表面水,等到午后,才稍微融化,才有涓涓细流。在这半个月里,天天如此。 水库大坝所用的土石,都是在同一水平的库区两边山腰直接取用,这样,既扩大库容,又省工省力。男人们负责开山砸石,推独轮车装运等重力活,女人们则是肩挑运土,穿梭于山腰与库坝之间,大坝上,按规定顺序一层层倒土夯实,有力气的男子六人一组,四位负责拉绳,另外俩人负责提拉石夯(有的是用约一米高木材做的木夯)上面的木棍,以求平衡,在响亮号子的统一节奏下,提高、下压,一点一点、一片一片地夯实土层。整个场景,宛若一片欢乐的海洋。但欢乐之下总有辛酸,用餐时仔细一看,每个人手脚肩处,或脱皮、或结茧、或划伤、或於青红肿……,总之,全身伤痕累累,酸痛无比,我也不例外。 用餐时刻,每个生产队各自煮饭,米和菜也是生产队自带,每人一勺白米饭,大约半斤,一夹青菜,大约一两多,饭盒里一青一白,别无他物,仅此而已。而干重活且饭量大的男人,还要胆子大的,会想方设法再弄来一份,以填饱肚子,至于汤嘛,你们懂得,那个年代,都是青一色大家戏说的“百菜汤”——即是从山上百草丛中流下来的水沟水,说白了就是把冰块融化的开水,权当汤配饭喝。半个月里,天天如此,周而复始。而我,在妊娠期间,无食欲,恶心和呕吐时有发生,加上一身劳累,浑身无力,有时候,连木盆水都端不起来,幸好在此遇上时值18岁的二妹,懂我心事,知我身累,为我忙前忙后,才能一直坚持到最后而不至于倒下。 一转眼,半个月的期限到了,除夕下午,为了让大家早点回家过年和庆祝完成任务,各生产队提早煮饭,我们队长说,将剩下的米全部下锅,人均约1.4斤,外加二毛钱的肉,当时肉一斤0.63元,合约三两,再放少许的青菜,煮成咸饭,依旧百菜汤,在当时情况下,有肉已经算是很好的了,还是年夜饭。丝毫没有油水的我们,欢呼雀跃,忘记所有的疲惫和伤痛,竟然吃下1.4斤的饭量,现在每每想起,也觉得不可思异。究其原因,可能有三,一是今天可以饱餐一顿,心情激动、亢奋,提高了食欲;二是都不知道有几个月没有闻到肉香了;三是完成任务,将回家过年啦! 饭后,拖着十分疲惫羸弱的身子,收起家当行囊,大家又是经过漫长而又崎岖的山路,除夕深夜,我们终于回到了家。 整个中午,在和母亲的交谈过程中,她一讲起这些往事,满脸洋洋得意,可是,她哪知道,在我心里,却是楚楚酸痛。 母亲参与当年沙溪水库的建设,一转眼已经过去了五十年,却由于种种原因,未能一睹她完成时的芳容。如今的沙溪,充分利用自身的优势,将打造一体化生态休闲滨水公园,并将水库融入到自然景观当中,环绕沙溪水库的绿道,设计有驿站、观景平台、廊桥和亲水栈道等,待工程完工后,这里将是周边居民休闲的好去处,也依旧处处闪烁着母亲勤劳的身影。

  作者简介:鄙人从千年古镇——英都走来,不年轻亦不老成,爱旅游,爱幻想。总有些银点子,虽不是金子,也偶有光彩;闲时喜欢舞文弄墨,打打太极,虽不及上乘,却也有模有样;兴趣广泛而无一精通,时而想展示一下,却羞于出手,总在半推半就之间,千呼万唤始出来,这即是我——很丑却很温柔! 现为泉州诗词、南安诗词学会会员,南安作家协会会员,福建五星级义工,南安市义工协会副会长,南安自邮一族车友会创始人……。名堂虽多,却是身外之物,浮名总是囚人老,功利何能动我心,所做一切,皆遂心耳!

上一篇:快乐垂钓四海钓鱼大师钓鱼神奇的钓具渔具技巧

下一篇:成熟的西瓜、西红柿等时令果蔬